御侍大人-还剩175天

♥非常喜欢奔太(大胆示爱)♥
无脑吹奔老师,她怎么那么好!
如果你也喜欢奔老师的画那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好想吃福华粮啊1551

呜呜呜呜我也想去推特吃粮


【凯柠】猫的报恩(上)

♥黑道首领×千金小姐

♥凯莉28岁穿越到安莉洁7岁的时候,之前彼此不认识。
♥不出意外,会是凯莉宠安莉洁√

在凯莉醒来的那一刻,她就发现自己被绑架了。

她被关在了一个黑暗的密闭空间。凯莉伸手向周围试探,这一伸手她就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

比如…她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指了。凯莉想安慰自己可能是因为被打了麻药,可她想要说话却发出了一声猫叫????

“喵喵~”这是怎么回事???

凯莉试图让自己冷静些,没准就是一个荒诞的梦呢…她心理素质一向不错,不然也不会坐在黑道首领的位置。

凯莉目前身处的这副猫身似乎是才几个月的奶猫,声音又尖又细像是小婴儿的啜泣,估计是饿了好久,使她现在没什么力气挣脱这个纸盒子。

居然饿死在纸盒子里…凯莉有些不忍直视,这话要放在头说道上有名的“魔女”饿死街头。啧,她凯佬的脸可真是丢尽了。

安莉洁穿着小洋装抱着布偶熊,茫然的走在街头,眼眶红红的,白净的小脸上还挂着几道泪痕。

“妈、妈妈…”

她走了很久,跑出门的时候太阳还是正中,此刻都快落山了。

晚上独自一人的小女孩是很容易有危险的,安莉洁见天色逐渐昏暗也不禁胆怯。

她还没有找到妈妈,自己还迷路了。安莉洁吸吸鼻子,抱着小熊走进一个小街巷,然后自己蹲下缩成小小的一团。

即使是夏天晚上也是冷的,她才穿一件小裙子,臂膀膝盖都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激起一个个小鸡皮疙瘩。

“喵”

谁!?安莉洁浑身一颤,真的害怕极了,她没有一个人在外边过夜的经历对一切都感到恐慌。小孩子怕黑的天性,让她忍不住低声哭泣。

奶猫身成人心的凯莉如果知道自己把一个七岁的小姑娘吓哭了也不知道做何感想。

凯莉此时可是卯足力气叫,好不容易来个人,这可是她最后的活命机会啊。

“喵~喵呜~”

安莉洁眨巴眼睛盛满着晶莹剔透珠的子下一秒就要掉下来似的。

可能害怕的很了就不会感到害怕了,她小心翼翼的朝凯莉的方向走过去。

凯莉待在暗无天日的小盒里,之前小猫排泄物的气味让她几乎崩溃。凯莉发誓她以后再也不喜欢猫了:)

立下一个又一个flag的凯佬,在立下第N个的时候她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带着凉爽的夏意提神醒脑,扫去了之前的压抑。

安莉洁开盒子的一瞬间就被跳出来呼吸的黑猫吓着,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她经不住屏住了呼吸,安莉洁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猫咪。

她眼前的小家伙有一身漂亮的黑毛,服帖的顺在身上。眼睛是最好看的,它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像钻石般璀璨夺目,带着说不出的风情。现在是晚上,柔和的月光洒在黑猫的身上,为它披上莹白色的披肩。

安莉洁小时候——比现在更小的时候,看过一部动画片。里面的女主是个很厉害又很爱哭的家伙,但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她的伙伴——一只额上有月牙的蓝眼睛黑猫就会尽全力帮助她。安莉洁一直觉得那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猫了,嗯,现在是第二好看了。

凯莉回过神的时候就见到救了她的小姑娘一脸呆滞的看着她。

“喵?”

安莉洁肯定是听不懂她的话,不过被这一声唤回了神。

一人一猫在月光下深情对视,忽视掉周围糟糕的环境,还是挺美的。

“我…我可以摸摸你吗?”沉默了许久,安莉洁忍不住开口,眼睛里有不可制住的期待。

活了二十多岁从来没人敢这么向她提要求的凯莉:“…………”

凯莉不是真正的猫,没有过多的羞耻心和警戒(不至于连个小孩子都提防),反正不是她的身体,小姑娘还救了她,爱摸摸呗。

凯莉坦然的走过去,不过她此刻身上可不怎么干净,但小丫头还是兴冲冲的狂撸了一把。后来干脆把她抱怀里不放了。

说好的摸摸呢???

——

日更√不,假的。

【雷安】小两口吵架

♥标题说明一切

♥老夫老妻的雷安

门铃发出脆声,提醒着他客人来了。

经验老道的纹身师深吸了一口烟,将其熄灭后,朝客人走去。

他向来经验丰富,见过许多来这的人,其中多半是小年轻,性格浮躁又多变,爱了一个又一个,也纹了一个又一个,当然最后都是洗掉的下场。

今天这个却让纹身师委实惊讶了,一个穿着整齐的棕发青年在门口踌躇着。

青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黑色的领带整齐的系在领口,手提公文包,脚上是铮亮的黑皮鞋在这昏暗的灯光下闪着暧昧的光泽。

怎么形容呢,大概是正经人的样子,纹身师不由对自己的形容笑笑,大概是,最不可能来这的人吧。

青年在犹豫,他看得出来。玛瑙绿色的眼睛审视着这件破旧的小屋,手紧紧的握住手提包,剑眉略微皱起。

纹身师笑着开嗓,浸染烟草的嗓音透着老练“放心吧,这里可不是什么不正规的店,至于弄成这样子…先生,”纹身师耸了耸肩,“您知道的,噢那些小家伙们总喜欢这样的气氛。喜欢神秘和未知,这样能帮我吸引到顾客。”

“是的,的确如此。”青年似乎放下心来,对纹身师回以微笑。

纹身师咂嘴,上流社会的人就是不一样。“那么先生您来这是想要纹什么吗?”

“不,我是来洗纹身的。”青年呼了口气,为自己说出这句话而松口气。

安迷修,你该放下了。

纹身师说的话没有作假,这里虽然破旧,可是设施都十分干净整洁。安迷修躺在设施椅上等待着洗纹身的疼痛。

安迷修一向觉得,纹身这种事十分轻率。尤其是纹上一个带着别人意义的纹身。身上多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像打上记号一样。而之后,每当看到这个记号就会想起一个人。

他不喜欢这样。因为分开后看到这个纹身就会更不舒服。

就像他现在这样,十分尴尬。

所以他当时到底是怎么被那混蛋鬼迷心窍纹了这个破玩意。

纹身室灯光亮堂都很和那天完全相反。外面下着大雨,还时不时打着闪电,雷声轰鸣就像巨人的怒吼,卧室里没开灯十分昏暗。

其实安迷修不怕打雷,但莫名的那天就怕了,可能是因为发烧吧,人在难受的时候就忍不住去靠近离自己最近的温暖。

他那天没去上班,雷狮——他的男朋友也没去。

然后?

安迷修和雷狮滚了一天床单。

是的,一天。

他对自己还活着和荒唐行为感到震惊。情事结束后,他就听见雷狮在耳边对他说,“安迷修,纹个身吧。嗯?”

雷狮的声音很好听,有着大提琴的音色,听得他耳痒痒,如果不是雷狮总说些让人生气的话,安迷修不介意一直听他说话。

那天气氛真的不错。他们没吵架也没打架唔…床上打架不算。一切都不错,以至于他就鬼迷心窍的答应了。

窗外的大雨还在下,因为天色变晚卧室里显得更为阴暗,只有床头灯亮着暖光照着相拥的两人。安迷修被折腾狠了,听见雷狮说完胡乱的点头,应了声便沉沉的睡去,所以安迷修没看到雷狮此刻注视他的目光格外的温柔。

安迷修纹身很简单,虽然雷狮当时强力要求纹“我爱雷狮”这种酸的不行话,但最后他只是纹了一颗星星。

雷狮当然不满意,所以作为补偿是他挑的纹身地点。

“先生,您可以脱衣服了。”纹身师拿着器材示意到。

“嗯。”安迷修利落的解开扣子,露出了小麦色的胸膛。

——在他的心口有一颗小星星。

回到家天已经晚了。窗户是暗的,安迷修习惯的瞥一眼后想到。

他和雷狮都有工作,每天基本都很晚回家。所以他们做了个约定,谁先回家就做饭留着给对方,偶尔一同回家就一起吃。

嗯,这里是他们的家。因为都有不错的工作薪资是普通人的几倍,商量了下就挑了离两边工作都不远的地买了套房。

现在想来还是太草率了啊…安迷修躺在沙发上疲惫的叹气,直接就睡在了沙发上,反正他也没心情睡床。

安迷修以为他会一睡到天亮,但却中途醒了。

饭菜的香气让一天没吃的他经不住饿醒了。

安迷修翻身起来迷瞪的坐了会儿,待祖母绿的眼睛里一片清明后才后知后觉的走向厨房。

厨房的景象其实有些让人跌破眼球的,毕竟一个身材高大的英俊男人穿着小马围裙炒菜的确有些梦幻。

安迷修手指扒着厨房门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游刃有余的做菜。

雷狮的手艺是比安迷修要好点的,而且安迷修比较懒,有时早回家懒得做菜就直接丢一包面包给雷狮,经常把雷狮气的不行。

安迷修想,他可以大吃一顿了。

他醒来的时候,雷狮做菜已经到尾声了。香气扑鼻的菜很快就盛进了盘子里端到饭桌上。

两个人吃也不需要做太多,所以雷狮就做了一道但是分成了两盘,一盘的菜要多些辣椒,另一盘就偏清淡。安迷修不是很能吃辣,也最好不吃各种意义上的。

安迷修早就老实的拿好碗筷坐在桌边等他了。当然拿了两双碗筷。

吃饭间也很安静,安迷修是因为太饿没空理他,雷狮是因为注意力全在安迷修身上没专心吃。

碗是安迷修洗的,雷狮则去洗澡。

等到两人都收拾完毕都凌晨三点多了,他还能再睡一会,安迷修打了个哈欠朝卧室走去。

被窝是暖的,已经被雷狮捂了许久,他缩进被窝舒服的叹气,逐渐放缓的气息想要睡去。

雷狮还没睡,安迷修是背对他的,紫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对方的一头凌乱的棕发。

雷狮不知道安迷修有没有消气。也许是消了?毕竟都和他吃饭了。又也许没消,他只是太饿了。

其实安迷修也没睡,他数着点,然后假装着翻身双手虚虚环住雷狮的腰。安迷修穿着睡衣领口大敞着,很明显的看见他胸口的小星星。

雷狮弯弯眼睛,制住快要溢出口的轻笑,也伸手抱住了安迷修。

他的小星星还在。

——
今天的纹身师又没有生意(鼓掌👏👏)
设定是两个人都是而立之年,对,三十多岁没人要的老男人(bu)都是靠谱的成年男性,小吵小闹也不会闹得太过,年轻时会有激烈的摩♂擦和碰♂撞,但就像酒的沉淀_(:D)∠)_还是会有争吵,毕竟两人性格如此,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吵架后自动和好的默契(??本人观点)
他们谈爱情就像火星撞地球,过日子平平淡淡才是真啊(小市民阶级思想)

【凯柠】一起去看流星雨(??)

♥剧情概要:凯莉终于决定朝自己的经纪人下手了!动作风驰电掣!被凯莉玩暧昧整一周的安莉洁,决定照原来的约定和凯莉一起去看本世纪最大的流星雨,然后在观星台上告白。

她不是很会说话的人,所以实际行动会更有效吧?↓

双唇一触即分。

“所以,我们现在是交往了吗?”美艳的长发女人慵懒的依着身后的栏杆,脸上挂着万年不变的笑。

一点都不正经。

可安莉洁知道凯莉没有半分不认真的意思,凯莉眼睛里流泻出的期待和欣喜丝毫不逊于她背后的璀璨星河,亮晶晶的,是如此吸引着她。

被这样凝视着,安莉洁原本已经打好的腹稿又顿时忘的一干二净了。

她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一步,安莉洁从来不做没有准备的事,尽管已经为凯莉妥协了很多次了。

凯莉不肯。好不容易让心上人自己踏出心房,眼看希望的曙光就要到临,就更别谈放弃了。

她轻叹一声。

毫不迟疑的上前将安莉洁后退的距离拉近。

凯莉的指尖微凉,但在触碰到安莉洁的脸颊时,她却感觉如火焰般炽热,安莉洁顺从的闭上眼睛,低下了头。

“真是…得宠着你…”字句消融在两人触碰的唇齿之间。

连告白都不会的丑女,到底是哪里吸引她啊。

让她喜欢的…发狂。

和安莉洁之前主动表明心意的吻不同,凯莉一向都是强势的,连带着这个吻。

一点都不温情,甚至让安莉洁隐隐吃痛。怎么形容呢?像是一只野兽,对自己的新领地理所应当的打上标记。

凯莉舔舔唇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的。

安莉洁茫然的眨了下眼,脸蛋红红的。在遇上凯莉以前她的生活向来是呆板的,所以并没有多少接吻的经历,而那唯一的少数经验都来自于凯莉。当然,凯莉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放肆过。

大概是确定她不会逃跑后的暴露本性?

安莉洁稍稍抚平动荡不安的心跳,朝着凯莉走过去。两人肩膀靠的极近,一时间都静默着不说话,抬头向上看。

现在是8:29p.m.

还有一分钟就是流星雨的时间。

光这一分钟,安莉洁就想了很多。毕竟她起初决定和凯莉一起来看星星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事。

8:30p.m.

万千流星从天空的一角,撕开整夜的漆黑。这番壮阔的景象无法不叫人心神为之动荡。

浩瀚星河,芸芸众生,遇见是多么奇妙的缘分。

安莉洁望着凯莉的侧颜,仅这样心中的欢喜就快要溢出来,她的嘴角是弯起来的,根本无法压制的笑容。她轻轻伸手向身侧揽去。

十指相扣放平常总有点肉麻,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人,都该死的合适。

她们 相视一笑 在这夜星光下相拥亲吻。

当然以后也不止这一夜。

会这样到永远,一定。


【凯柠】刺猬③-家教?

❤前篇放评论

❤双日更600+,本篇1k

❤校霸凯莉×学霸安莉洁

PS:有名有姓的一定是助攻

7:00a.m.

寒假的早起是如此艰难——凯莉第十次下定决心起床依旧以失败告终…

“唔~是被子先动的手…”凯莉睡眼朦胧的在被窝中喃喃自语,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但凯莉显然忘了,她现在可不是以往舒坦的独居生活。

“赖,猪!小,姨——!!”小小一个身板鬼知道是怎么吼出如此振聋发聩的声音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起!床!!——!!家教都快来了!!你还在睡觉?!算什么大人啊!!!”聂小栀抓狂了,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小姨啊!?

凯莉被吵的头疼从床上坐起,蓬乱的长发被她一手抄到脑后,艳丽的面容满是阴翳,嘴角紧紧抿成直线,海蓝色的眼眸里透着戾气,整个人都像被雷电交加的乌云包裹着。

没人喜欢早起,尤其凯莉这种起床气极重并且脾气不好的人。

聂小栀忍不住害怕的抖了一下。她可没忘记爸爸送她来时的话,不要惹怒凯莉。她的这位小姨…脑中闪过些许画面让她打了个寒战,那是聂小栀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血。

“小…小姨?”

凯莉伸出双手捂着脸,缓了好一会儿,冷硬的棱角渐渐柔和下来。她利落的下床洗漱换衣,经过她呆滞的侄女时还伸手揉揉她的脑袋。

进了卫生间凯莉才正常了许多,她望着镜子里的人,嘴角扬了扬露出个没什么真心的笑容。她不喜欢吵,那会让她想起厌烦的经历。

但吓到她的宝贝侄女可就不好了,笑容逐渐有了温度。

8:00a.m.

啧。凯莉刷着手机,开始不耐烦的埋怨着她哥为什么连小孩寒假都不放过非要请个家教!?她自己带带不行吗!回答她的是她哥当时极度不信任的眼神…还有这个家教,说是八点到,现在都八点十分了!

亏她起了个大早:)

“叮咚叮咚”

“啧,总算到了。”凯莉起身前去开门,调整着自己的表情确保得体后,打开了门。

“您好,我是聂小栀的…”

来人快速的做着自我介绍,话未说完一向无波澜的声音带上了惊讶的色彩,保持着礼节,她还是在对方同样震惊的神色下说完了这句话。

凯莉恍惚的看着来人熟悉的面瘫脸,耳边清晰的听见——

“…家教。”

“安莉洁?!”凯莉立刻惊呼出来人的姓名。

“凯莉…”安莉洁迟疑着说出口,像是回应。

凯莉很懵。她是听她哥说请的是一个高中生,但没说是请她一个学校的啊?!

这tm尴尬了:)

她们之间不好的回忆经过一个星期的沉淀还没过淡去就再次浮现在脑海中…安莉洁的眼泪和凯莉的冷嘲。

同样不自在的安莉洁眼观鼻鼻观心就在门口默默站着,稍长的额发在她脸上留下一片阴影模糊不清,看不清楚神色,但心里也不会好到哪去。

毕竟,她们彼此讨厌。

“额,你先进来不用换鞋。”凯莉如梦初醒的发现她此刻的举措有多么的失礼。

“嗯。”安莉洁心下一松,她还以为她还得陪这个家伙在门口站半天。

所幸呢…

——沙雕分割线——
在“她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血”这一句,我有过一个非常沙雕的想法……从女生角度看,感觉怪怪的2333333333
不会取名字,但助攻又不能直接叫助攻!姓氏不一样所以是伏笔(×
有没有人看都无所谓啦,只是想写个治愈的故事,任重而道远…

【凯柠】凯式发言

突然发现,凯莉是不是应该很喜欢说一句话,网上打字的时候也喜欢用这一句
——c.n.m.

我可真特么不是东西(抱头挨打)

【凯柠】刺猬②-讨厌

♥ 前篇放评论
♥双日更600+

♥校霸×学霸

自大、狂妄、任性、傲慢——骄傲、自信、耀眼……

安莉洁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一片狼藉的书桌,默默在心中加上了一个标签。

讨厌。

这是她对那个黑发女人的全部评价。

“无聊。”安莉洁拉开自己的座位,将凌乱的桌面一一收拾整齐。周围的人窃笑着,而安莉洁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她们一个眼神。

老实说凯莉并没有对安莉洁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但有时候只要被一个人讨厌,就会被所有人讨厌。大概就是…明星效应?

“早啊!!”教室门口传来响亮的问好声。这个人啊,就连声音里都有一种吸引人目光的魅力。

“早啊凯莉!”

“早啊早啊,凯莉凯莉你看我的新笔盒好不好看!”

“凯佬指点指点我这局怎么过呗!”

………

安莉洁悄然收回视线,那家伙被众人拥簇着,如皓月被群星包围。

思及此,安莉洁心底觉得有点好笑。

如果凯莉是明月,那她不就是离月亮最近的星星了吗?

左侧桌子的椅子被粗暴的拉开,猛幌了几下尚未平衡,椅脚就被迫翘起一个危险的弧度。

坐没坐相的。

“哟,丑女来得挺早啊。”凯莉随手将书包丢在一张桌子两张椅子的中间,完全无视自己的越线之举就投入到与他人的谈话之中。

像是有一个大喇叭在身旁,吵吵闹闹。好好的晨读时间啊…安莉洁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透露一丝厌烦,虽然这股情绪很淡,但还是被凯莉瞥见,她嘴角上扬,眼里透着狡黠。

她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至少安莉洁是觉得莫名其妙的。被分到一个班这没什么问题,不过是中了极小的偶然性。被分到同一张桌子这也没什么问题,不过是中了极小中极小的偶然性。

莫名其妙的是凯莉对她的态度。在别人眼里全校公认的凯莉讨厌安莉洁。

可是作为当事人安莉洁知道并不是这样,那是一种近乎是讨厌,但又没有恶意的态度。

急促的铃声响起老师进班,吵闹的声音瞬间消失。

安莉洁收回散乱的思绪,双手抱臂坐好,集中注意在黑板上。

她听见耳边的一声嗤笑。果然还是讨厌吧。

手是真的残。

【检测到更新,是否使用云端版本?】

【是】

……等等我好像是没网的时候写的()

字数:xxxx

【更新完】

字数:0

【凯柠】刺猬①-眼泪

❤两日更600+,我是个短小的人,初三忙

❤校霸凯莉×学霸安莉洁

  冬日的阳光不是那么温暖,但是看久了着实讨人喜欢。它不刺眼,不燥热,不冰冷,她会慢慢的捂暖你的全部身心,叫人舒服极了。

  渐渐的视线模糊起来,眼前的模糊中的那一抹蓝色…

  似有叹息在心中徘徊。

  “凯莉?凯莉你想什么嘛!都没有听人家说话哎?”女孩抱着凯莉的胳膊摇来摇去,照常肯定没人敢这么在太岁头上动土,不过这个小丫头片子…

  凯莉无声叹了口气,为什么要让她一个柔弱的(?)妙龄少女去照顾一个长不大的熊孩子!!!

  “喂喂!”凯莉嫌弃的把身上的狗皮膏药扒下来,指着小家伙的脑袋教训道“不准没大没小的!我是长辈,你得叫姐…”

  “姨妈!”

  “闭嘴!都说不许叫这个了!”凯莉抄起袖子,今天不把这小兔崽子揍开花,她凯佬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最后,小兔崽子安然无恙,凯佬的名声也还是要的…

“呼—呼—”

“哈—哈—”

  一大一小两个家伙都躺在地毯上大口喘气。

  “喂…哎好好!姐姐姐姐…”小家伙在凯莉的眼刀下没脾气的妥协了,她这混账姨妈就会欺负弱小!心里这么想着,话也就这么说出来了,毕竟小孩子天性。

  “你就会欺负人!”

——“你…就会 欺负人…吗?”

  凯莉疲惫的睁开眼,海蓝色的瞳眸里空洞洞一如死海。记忆里的声音并不愤怒,更像是平静道出一个事实,这样的语调她并不陌生,让她最忘不了的是…

  对方最后的眼泪。

  她从来没见过的

——来自安莉洁的眼泪。

  慌乱,从未有过的无措。想去道歉却碍着班上人的目光,硬生生的嘲笑一声转身离去。

安莉洁…哭了?真是她从来没想过的事。在她眼里,安莉洁就是个目中无人傲慢冷漠的丑女。眼泪?就连开心的笑都没有过,哪能就哭了?

  更让凯莉无措的是,她感到了心疼。

  真是…

  太可笑了!

沙雕第一弹
沙雕第二弹2333333
表情包改图,原图是谁的我也不知道√
可以直接抱走的噢√
😂忘记标了(汗),除了蓝衣服的是原图,其它都是改图。之前顺手全发上来了(…)